明末凶兵

第930章 回京城

930章回京城

战场韩镕泽果,依靠足两万兵马,竟死死拖几万晋北军,挥刀砍杀,早已失识。惜,雄狮虽猛,降临,身边士卒,厮杀声,渐渐恢复安静,整战场韩镕泽浑身浴血,像空气砍杀。战马已经被杀,韩镕泽头脑嗡嗡响,终究清眼孤零零,其早已躺

鲜衣怒马,驰骋,老呢?,已经末临,韩镕泽将才,铁墨并,打马走,沉眉目视,“韩镕泽,该做已经做已经证明忠诚武器吧,识务者俊杰,肯降,本督师绝。”

招降?韩镕泽,涣散目光扫,铁墨、海兰珠、奥尔格、周定山、尚喜.....世鼎鼎物,嘿嘿,死韩镕泽投降世英名毁,聚集身体丝力气,海兰珠遥遥喊,“郡主,若末将,请给末将痛快!”

韩镕泽态度坚决,铁墨再劝阻,冲海兰珠点点头,海兰珠秀眉微挑,左阿娜强弓。将军百战死,壮士十归,韩镕泽回果尊重契丹男儿,尊严死法,拉满弓,狼牙箭呼啸,叮声,刺破额头,韩镕泽魁梧,头枕,双目直视蓝

崇祯十五月二十,杜棱洪率兵战达鲁城,此役被晋北军阻击,将军韩镕泽战死,杜棱洪本仅率两千残兵逃回塔县。让,晋北军追击,占据全宁城追击,仿佛双方视掉杜棱洪。杜棱洪,逃回,因受罪,明各路兵马越越近,靠座塔县久?粮,兵马,杜棱洪败,再翻身资本。

陈显端托盘进屋,眼桌,便皱眉头,吃饭,犹豫将托盘放退两步重重,“汗,韩将军已经死啊,让韩将军白白死,更何况,咱两千兄弟呢,督师啊。”

陈显话,杜棱洪何尝知,穷途末路,亲信弟?苦笑番,浑浊泪光眼眶打转,“陈显,啊...”

杜棱洪已经称本督师,本汗,甚至称朕,认命,因次败翻身勇士够活办法?杜棱洪绝望,陈显却头,犹犹豫豫番话,“汗,末将知听,今局选择,郡主达鲁城,投靠郡主。除此外,....向南边明廷称臣...”

完话,陈显沉沉头,因番话勇气,草原男儿低头,明称臣,理落差何等向晋北铁督师投降,杜棱洪曾经渴望海兰珠,被铁墨夺走投降晋北军,每承受?陈显话,杜棱洪仔细考虑番,因必须跟随弟兵考虑,韩镕泽已经死

久久,安静房间声长长叹息,“派达鲁城,先祭拜韩镕泽,另外况,铁某海兰珠愿接受咱吧。”

崇祯十五月二十五,等待,杜棱洪终达鲁城方回复,五省督铁墨并接受察哈尔汗杜棱洪投降,理由容二虎,猛虎虽濒临死亡,猛虎猛虎。此杜棱洪什,因铁墨,选择怀,未雄霸尘土,投降,投降两字。,杜棱洪真句,半点野次次失败打击飘入汪洋

达鲁城通,找另条路才,眼明兵马越越近,,杜棱洪办法,集结部分财宝,让陈显亲趟定州,财宝吧,负责围剿杨嗣昌答应暂停兵塔县。

其实并非杨嗣昌贪财,清廉环境连陈奇瑜眼闭眼,更何况杨嗣昌。杨嗣昌聪明太清楚位陛,陛正愁威望被铁督师压制呢,招降察哈尔克汗,陛高兴呢?

五月二十九,杨嗣昌军报抵达京城,两眼,朱由检高兴眼笑,朱由检办高兴断抖份军报,

崇祯十六月初四,整京城再次沸腾,因消息引爆座繁华城市,封府文各明兵马经鏖战,终任产哈尔克汗杜棱洪困塔县,并逼迫杜棱洪投降。此外,将六月二十京城南郊举招降仪式。

察哈尔克汗投降何等振奋消息,朱由检,京城百姓疯狂庆祝竹炮,宛般。

六月二十,远,近,铁墨停达鲁城几,回趟晋北,再返回京城,已经六月。今知怎,虽才六月旬,气已经非常炎热,领努努清河街,风景依旧,却非。半间,,朱紫嫣怀孕接受命运安排让铁墨伤朱紫嫣变已经京城名媛入各场合,几乎整京城亲芳泽,甚至抱归。铁墨信佛,京城河,径直寺。

钟楼重新翻修钟并变化,三楼,铜钟,铁墨眉目回忆。

,努努长亭亭玉立,姑娘依旧带丝未泯根木棒,揪铁墨,“督师,给,快敲啊,钟声!”

铁墨觉莞尔,结果木棒,左抚摸冰凉粗糙铜钟,随双目瞪,举,狠狠

“嗡嗡....嗡嗡....”钟鸣响响声震耳欲聋,香客呆住铜钟随便敲早晨晚间才敲响,其或者敲,干嘛敲钟?

钟声警告,警告京城灾难将降临,理解钟声钟楼,铁墨早已经拉努努跑老远,某方,奥尔格沙雕全阵腹诽,铁督师高高,却保留此谐趣

清水诗豫园湖,飘艘高画舫,画舫内聚集京城贵族弟,其主座浓妆淡抹,脸若桃花,白色纱衫点缀几点粉色花瓣,雍容体,高贵典雅。像湖古典笑妖艳,容颜纯洁,明朝皇室牡丹朱紫嫣。朱紫嫣享受吹捧,点烦喜欢场合,因虚伪。

理由透透气,抚栏杆若岸边风景,突缩,脸复杂神色,铁墨候回

船缓慢划,努努亲摇桨,铁墨站船头,朱紫嫣脸,朱紫嫣折磨折磨别船终画舫旁边,画舫,感觉楼船气氛热闹氛围变异常安静。

京城贵族弟,认识五省督铁墨初清河河畔铁督师话呢,谁怂恿郡主乱七八糟场合,负。铁督师少,纨绔呢。

朱紫嫣靠栏杆,杏眼眯嘴撅老高,句话欠奉,铁墨撇撇嘴打算让朱紫嫣态度,扫视周围纨绔,平淡,“今清水诗谁举办错嘛,环境优雅,气氛火热。”

铁墨,语气平静,听奇,知怎,听铁督师话,纨绔寒,点毛毛感觉,几乎,立马让,接

铁墨仔细瞧,陈飞彪陈太监

点尴尬,笑敢笑,哭敢哭,敢指铁某声“臭军户”,,哪啊,搞清楚铁墨两步,拱拱,“回督师,陈某主持!”

“嗯,原啊”铁墨嘴角咧,笑点阴阴,伸拍拍陈肩头,神色变,冷声,“,本督师清河边忘记?本督师带郡主烂七八糟场合,听呢?”

....”陈尔顿冷汗直往外冒,感觉股股凉,“....督师,您并....并....”

点急智惜铁墨理由实很,京城纨绔消息?东城某寡妇偷汉,西城某纨绔半辰内消息,,铁墨眉头挑,举,狠狠

尔皮肤白皙,算俊朗,被铁督师巴掌拍,立马肿,“陈尔,本督师?哼哼,既本督师儿戏,。”

话,铁墨拍拍湖边跑双臂张,眨眼功夫站船板

“督师,何?”陈耀峰眼睛乌溜溜乱转,蹦跟跳仙似,铁墨郁闷啊,理陈耀峰,指指陈尔,淡淡,“瞧见白脸交给!”

听铁督师话,陈尔差点尿,爬磕头捣蒜般,鼻涕,“督师,饶命啊,,真”。

,陈尔转头朝远处朱紫嫣磕,“郡主,求求,快跟督师啊,陈某怂恿,陈某死啊。”

陈耀峰名声,杀神再,便京城纨绔,被陈耀峰弄肯定被折磨番,句话,结果死,死法已。

樱雨文学【www.yingyuzuowen.org】第一时间更新《明末凶兵》最新章节。

相关小说

斗破之开局魂二代 历史 / 连载
斗破之开局魂二代
逆风心
我是谁?我是魂秀。我父亲是魂天帝。我的未婚妻是古薰儿。……我有一个对手,他的名字叫萧炎
417万字9天前
大秦:不装了,你爹我是秦始皇 历史 / 连载
大秦:不装了,你爹我是秦始皇
头顶一只喵喵
赵浪一觉醒来,发现自己来到了秦朝。好在家境还算富裕。只是算了算时间,大秦只有三年的寿命,赵浪便鼓起勇气,和自己那几个月才回来一次的便宜老爹说道,“爹,始皇帝三年之后必死,大秦将亡,到时候天下大乱,我们早做准备造反吧!”便宜老爹先是一愣,随后点头同意。赵浪顿时兴教育,练新军。就当他羽翼丰满,准备天下争雄时。便宜老爹突然来到了他的面前,“不装了,摊牌了,你爹我是秦始皇。”醒掌天下权,醉卧美人膝,五千年
351万字16小时前
汉武帝禅让,求我登基 历史 / 连载
汉武帝禅让,求我登基
海不是王
当天灾来临之时,群臣束手无策。热心的吃瓜群众刘破奴觉得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,于是随手便丢出了以工代赈……面对朝廷的赏赐,刘破奴大声的喊出了自己的两个愿望……第一:我要找到一个叫刘志(彘)的大浪蹄子……第二:他若活着,我要狠狠的揍他,他若是死了,我要在他坟头蹦迪……刘彻心情复杂的看着刘破奴:‘这个忙朕恐怕没办法帮你……’
59万字3天前
抗战:少年大军阀 历史 / 连载
抗战:少年大军阀
极品石头
携自己设计的《战神》手游系统,穿越1931年的东北大地,张大帅的第四子——张汉申,率军百万征战四海。收回租界,收复失地,统东南亚半壁江山,对抗全球!
18万字一年以前
铁十字 历史 / 连载
铁十字
月影梧桐
一位德国军事学家穿越到了1942年的二战,开始挽救帝国狂澜于既倒的历程……
453万字20天前
世子很凶 历史 / 全本
世子很凶
关关公子
世如棋,人如子。庙堂尔虞我诈,江湖爱恨情仇,市井喜怒哀乐,无非是一颗颗棋子,在棋盘上串联交织,迸发出的点点火光。昭鸿年间,坊间盛传有藩王窥伺金殿上那张龙椅...
352万字一年以前
本页面更新于2022-08-06 15:39:54